王浩:植保机的技术暂时拉不开差距,降低内耗是要紧事

来源:宇辰网 作者:王浩 时间:2017-04-13 分享至:
[宇辰导读]刚开始很容易挣钱,但到后来,如何运营企业,降低其内耗是持续盈利的关键。

11日傍晚刚到山东风云航空有限科技公司(以下简称“风云航空”)的时候,王浩正在打电话,“机臂怎么会坏呢?不可能坏的…噢,连接的地方坏了,你用锤子给锤平就能用了…值不了几个钱,不用换。”我在办公室找了个角落默默坐下,看着风云航空的几位工作人员打魂斗罗。

如果不经人提醒,你很难把王浩的形象和企业家联系起来,他几乎不穿西装,大部分时间是穿着普通的休闲服,就和普通的四十岁男子没有区别,头发花白,肤色略黑,中等身材。但他由于常年在室外工作而泛黄的眼镜片,提示着你,这也许是个有故事的人。

风云航空创始人王浩/图   来源宇辰网

与风云航空相识是一个很偶然的机会,去年12月初,风云航空创始人王浩在一个微信群里发布邀请函,上午刚在邀请函中填了联系方式,下午就接到电话,告知宇辰网参与其12月8日智慧农田合伙人的签约仪式。没想到,在这次签约仪式上,笔者遇到了很多熟人,当时还奇怪呢,怎么你们都知道山东风云,就我不知道!席间有人说,王浩那么低调,你不知道是正常的。那也是笔者第一次见王浩,在办公室里穿着带有风云航空LOGO的红色冲锋衣,半倚在沙发上回复微信,如果不是听到别人喊他王总,我不知道这就是那天给我打电话的人。

一看卡里还有几千块钱,美着呢

王浩以前是玩航拍的,他对飞行技术的热爱很容易看出来,在办公室等客人的时候都要用一个拳头大小的飞机飞一飞。然而,现在做企业了,更多的杂事等着他处理,飞行的时间少了。

既然如此喜欢飞行,为什么不做航拍机要做植保机呢?

谈到现在很多人想玩航拍是看中了日入上万的高薪水,王浩说:“现在航拍和以前相比哪里挣钱了?以前最多的时候,一天挣七万,现在呢?一天挣七千就不错了。还不算通货膨胀的因素。我玩航拍的时候,全国也没有多少飞手”,谈起往事,王浩无不得意,“在电视台工作,偶尔出去接点私活。”

王浩坦言在开办风云航空前干过很多工作,承包过报纸版面,玩过航拍,甚至还开过网吧,不过据他说没多久就倒闭了——他有过很多次类似的经验。“刚开始很容易挣钱,但到后来,如何运营企业,降低其内耗是持续盈利的关键。”这也是王浩现在关停其他企业,专心做植保机的原因。

农业是个苦活儿,不管是否已经实现了机械化,大家都要承认农业确实辛苦。王浩,以前是个航拍高手,钱来得轻松,他能吃的了这个苦吗?

王浩认为,从航拍飞手的薪资大幅下降就能看出航拍的火热时代已经过去了,而他早早就在思考,无人机除了能干航拍还能做什么。早在2011年,王浩就着手开发多旋翼植保无人机。早期他的思路和航模差不多,开发出来的第一代产品是一个十八轴的异形无人机。彼时无人机不像现在一样,漫天遍野的都是四轴。从十八轴、载重3千克的初代植保机,到现在的飞行蜘蛛,他进行了无数次的迭代。

正在地里作业的飞行蜘蛛/图  来源宇辰网

在此期间,他经历了以往创业没有过的瓶颈:如何尽可能降低内耗。王浩笑称,大概以前创业还没到要降低运营成本的时候就退出了吧。

王浩看来,目前各家植保机的技术没有拉开太大的差距,指望谁家突然有什么黑科技能把植保无人机带上一个新层次,不太现实。技术的迭代本身就是一个过程。既然植保机的技术没有太大差距,那什么才是决定植保机企业能否存活的关键呢?王浩认为,是运营,合理的降低内耗。

王浩举了一个例子,有一家飞防队,在外出作业的时候,7个飞手住一个标间,4个睡床,另外3个睡地上。省下来的住宿费用,一部分分给飞手,另一部分就留在企业了。“省了就是赚了。”王浩说,“当然这是个极端的例子,与外出作业都住五星级酒店一样极端。”

一线的工作人员对于能到手的薪水看的比较重,宁愿接受不含午饭一天70元,也不想要包括一顿午饭一天60元。所以,在给一线的员工的激励中,住宿条件远没多分点现金重要。

王浩深谙此道,这也是为什么他的办公室里没有和员工分开,也不太讲究衣着的原因。王浩自嘲:以前包报纸版面做广告的时候,一年挣400万,玩航拍的时候一年挣280万,那时候钱都不当钱,现在一看,噢,卡里还有几千块钱呢,美着呢。

植保机的产品市场只有120亿

所有的硬件产品最终都要走向不赚钱,不管是手机还是PC。无人机也是一样,据王浩估算,植保机的硬件产品市场只有120亿,和飞防服务动辄被估算成千亿市场不同,硬件是个比较小的市场。

王浩认为,植保机的硬件数量在30万架左右就会饱和,就按四万元一架飞行器来算,整个市场也就120亿。现在这块并不大的蛋糕被很多人看上了,众多无人机硬件生产商如雨后春笋一样冒了出来,其中有相当数量的企业是攒的机器。之前宇辰网也报道过,业内称其为“系统集成商”。很多人愿意把这样的机器和低价低质联系起来,也有相当的人并不认同这样的说法,王浩就是其中之一。

“专业的人去做专业的事,这有什么问题?”王浩说。把集成的机器做的好用、耐用难道就比全自主研发出并不稳定的机器还糟吗?在集成的过程中,如何将各部件的功能进行组合,实现最优性能,并制造出合格的农机,对于在田间地头干粗活的植保无人机来说尤其重要。

夜晚作业的飞行蜘蛛/图  来源宇辰网

风云航空的飞控并非完全自主研发,而是使用拓攻的农业飞控。但这并不妨碍他的飞行蜘蛛广受欢迎。

王浩在拓攻的活动上/图  来源宇辰网

王浩认为植保无人机在农田工作,作业环境比较恶劣,很难保证无人机不摔机,而摔不坏的植保机才是合格的农机已成为业内共识,宇辰网对此也有过多次报道。风云航空的飞行蜘蛛,是王浩从2011年就开始试验并不断迭代的不怕摔的产品,铝镁合金机臂内壁采用X型支撑,对整机的强度起到重要作用;经过多次暴力摔打实验,机器的损伤只存在于桨叶、电机座和起落架,损伤一般能在半小时内维修完成;飞行器在折叠状态下,体积相当于展开时的四分之一。

正是得益于不怕摔的特性,很多飞防队在使用了诸多无人机之后,最后依然选择了飞行蜘蛛。据王浩统计,大概有40%的客户会复购并且介绍更多的客户过来。

在宇辰网记者跟随着飞防队作业时候,王浩就用航拍机拍到了一位飞手将飞机落到地里的画面,飞机刚一起飞就落到田里,飞手和地勤都没有反应过来,等了一会才把飞机捞上来,仔细检查了一下飞机,没有出现什么损伤,很快就复飞了。

王浩敏锐地指出:“你看,这个飞手第一时间竟然不是把电池的电断掉,直接就用手去拿飞机,这是很危险的。

扶持农二代创业

尽管王浩不种田,但他也深深忧虑农村人口的老龄化,说有一个60多岁的大爷想来培训操作无人机,问,我这么大年纪还能学会吗?培训工作人员说,学会应该是没问题,但是可能要学的慢一点,问家里有没有年轻一点的人来学。大爷二话不说就回去了。

“把他儿子叫来了?”

“不是,把他孙子叫来了。”

这样的事情不在少数,在宇辰网接触的无人机行业的企业家中,几乎每一个人都意识到人口老龄化带来的农村青壮年劳动力不足的弊端。而在飞防这个队伍中,飞手的年轻化是必然的趋势,返乡大学生、退伍军人等是飞防队伍中的首选预备军。

农民是不会失业的职业。但中国目前的国情,农民是一种身份而不是一个职业。如何把年轻人留在农村,服务于农村,投身于农业,是个难题。

王浩针对新一代的农民--他管这叫“农二代”--推出了一个分期购机培训的优惠。购买一架飞机动辄几万块钱, 和一辆小轿车的价值相当,普通农户不是随便就能拿出来的,纵使马上就能拿出来,也会心疼。

王浩推出的这个优惠,旨在帮助农民购机的同时也享受到培训,有了技能和设备,才能出去赚钱,才能留在农村。很多青壮年劳动力不是不愿意留在家乡,而是家乡根本没有用武之地,无法安身立命,才背井离乡去城市打拼。一旦能在家乡获得不错的收益,大部分人还是愿意留在老家的。

该优惠的分期条件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人,无不良信用记录,每人可办理一个分期名额。首付6780元,参加风云农业的飞防培训认证,网上办理分期申请即可。分期审批通过后即可获得一套飞行蜘蛛X4全套标配(原价6.8万)。实行24分期,每月还款仅需要3046.4元。

风云航空还有不小的优惠力度,联合朋友一起来办理分期购买飞行蜘蛛,免首付,两架免一个首付,三架免两个,依此类推,但同一个村不能超过三架。

购买飞行蜘蛛前三个月,根据智慧农田后台数据统计,每个月飞行超过500亩(无论作业、推广演示、训练),风云航空将支付1000元扶持经费。

在分期2年内的飞防作业过程中,逐步发展作业队伍,每推荐一架办理分期成功后,风云航空将减免推荐人2个月月供,此举是为了鼓励飞防人员自行扩展合伙作业队伍,带动大家共同致富。

农业从来就不好干,国家每年在农业上的补贴高达万亿元人民币,然而农业依然辛苦,能减轻农民的辛苦程度,大概是支撑着涉农企业苦苦支撑的所谓“情怀”吧。(责编:赵孜)


更多无人机行业资讯,请关注宇辰网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免费阅读。



声明:宇辰网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宇辰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宇辰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将受到宇辰网的追责
如果您觉得文章不错,请分享

关注宇辰

每周十大热门文章

喜欢就买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