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保老司机教你如何避免飞防作业中的坑

来源:宇辰网 作者:赵孜 时间:2017-04-16 分享至:
[宇辰导读]地要一亩一亩打,坑也要一个一个踩。

“捂了三个月,就作业一天,就晒这么黑了!”黝黑的魏新安笑着说。从2014年开始接触飞防作业,迄今为止,他已经累计作业超过8万亩地了。用他话来说就是,飞防的坑太多了,不一一踩过你都不知道能有这么多。

晒得黝黑的魏新安/图  来源魏新安

宇辰网记者此次跟随风云航空王浩从山东临沂到河南驻马店进行实地观摩。魏新安一路从山东到河南,作为技术支持来到平舆县实地作业。

本次大美农与蓝天农业共同组织的飞防任务,第一天就碰到蜜蜂事件。大美农与蓝天农业签订了飞防服务条款,该条款不同于以往飞防队与种田大户签订的一对一的合同,而是公对公的合同。由大美农出面拿地,从包头调度乐飞翔的飞手来作业,使用的飞机则是山东风云航空的飞行蜘蛛,由风云航空提供技术支持。在作业过程中,由蓝天农业提供农药和负责配药工作。相当于这是一个三方促成的合作。

第一天作业的时候,飞防队对一块约60亩的油菜花田进行作业,但作业结束后,油菜花田附近的蜂农表示自己的养殖的蜜蜂正在采蜜,受飞防队作业的影响,大批蜜蜂死亡。要求大美农对此进行赔偿,双方就此事争执不下。

魏新安就是从蜜蜂事件打开了话匣子,一一细数飞防作业中的坑点。

在飞防作业中,首先要确定的就是周围环境的构成,类似这样的蜜蜂事件,以前别的飞防队也有遇到过。据说,某无人机企业自有的飞防队在湖北作业时,水稻和虾田是间隔分布的,给水稻作业时,药剂产生飘移,致使养殖虾中毒,一亩虾田的效益可高达4万元,最后飞防队进行了高额的赔偿,赔钱事小,飞防作业的声誉受损,农民对接受飞防作业又远了一步。

本次飞防作业的地块之一/图   来源宇辰网

魏新安指出,在作业前,就必须要仔细勘察作业地块的环境,避开水域、桑树、蜜蜂、鱼塘、各类养殖场地。这既是为了保证作业效果,也能避免不必要的纠纷。

另外,在作业时,必须要注意飞手和围观群众的人身安全,飞机与人要保持安全距离,在魏新安看来,十米应该足够了。他指出,当天大美农在作业时,由于其中一架飞机的一个电机螺丝松了两颗,在高速旋转中电机飞了出去。如果在这种情况下,一旦距离过近,肯定会伤人。这也提示飞手,在飞行准备阶段和飞机飞行过程中,要时刻注意飞机的状态,提早预防既可以省钱,也能保证安全。在检查阶段就查出问题,可能最多只要换个部件,但飞行过程中一旦出现问题,导致炸机,动辄就要花费成千甚至上万的维修成本。

飞手尤其要做好防护准备,尽管现在的农药已经是低毒高效的安全农药,但依然要注意保护飞手,避免农药中毒。在本次驻马店飞防作业中,劳作了一天的飞手在晚饭前说:感觉鼻子似乎被堵住了,不通气。当天打的药剂是粉剂,很可能是站在下风口,同时没有戴口罩造成的。

配药人员戴着口罩/图  来源宇辰网

魏新安表示,飞防作业中也存在中毒现象,但程度较背负式喷药轻。之前他带队的一组飞防队,由于作业经验少,第一天作业后普遍反映脸疼,魏新安意识到,正是由于没有加强防护,菊酯类药物落到脸上,造成轻度中毒,尤其是在夏日作业,气温高,毛孔都张开,农药更容易通过皮肤进入人体。所以,尽管作业时天气炎热,也应尽量穿戴防护工具,防止中毒。

另外,明确作业风险和责任划分也十分重要,飞防队在作业时,通常会在靠近飞手的一边地头留出10米左右的距离,先不打药,毕竟无人机在打药时飞行速度较快,能达到6米/秒,为了最大程度的完成作业量和保护飞手的安全,田边的地头首先要空出来。另外,如果另一边有树木等障碍物,也要留出相应的距离,以免距离过远,飞手无法判断飞机与树木的距离从而误撞上树。在给蓝天农业作业的时候,蓝天方面就嘱咐飞手到田边的时候宁愿留出来一点不打,也要注意安全。不过由于田边的植株更容易长虫子,通常飞手会对其进行单独喷洒,行话叫“扫地头”。魏新安指出,他的经验是这一地块打完了,药液也快要用完的时候,无人机回程的最后一次,进行扫地头,此时无人机的载重轻,更灵活,也更容易控制。

尽管这类事情不常发生,但也需要留个心眼。魏新安举了一个关于扫边的例子,出于对农户负责人的态度,在作业结束后,魏新安对其作业的农田进行了细致的扫地头,这样一来,农药用量超出预期5公斤,而农户以此为由,扣掉了他50块钱。“飞防作业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魏新安哭笑不得。

魏新安同时指出,很多飞手在实际农田作业中,对于能源的消耗比较大,一组电池经常只能飞两个架次,造成了能源的极大浪费。他指出,在实际作业中,为了平衡其载重量和续航时间,通常不会满载作业,一般10公斤的药箱只装5公斤的药,一个起降能打10亩地,一组电池两个起降,也就20亩地,此时就需要换电池。而他在作业的时候,一组电池甚至能飞4个起降。魏新安说:“植保飞机一旦飞起来是要赚钱的,我不允许飞机悬停,摇摇晃晃,浪费电池。悬停30秒的能源为什么不用来多打一亩地呢?”说到这里,风云航空的王浩拿出手机展示了一段魏新安作业的场景。四个旋翼依次解锁,然后飞机直接就起飞了,没有丝毫要悬停的意思,直接奔着地里作业了,回来的路上也是干脆利落,没有一个多余的动作。

尤其要注意,尽量不能产生药害,魏新安指出,有一次在西双版纳作业,农户给他配药,偏偏那次水药分离了,开始打出来的全是水,根本没有任何作用,而到最后都是超高浓度的农药,最后产生了药害,第二天农户给他打电话,他一看就判断出来,是之前的叶面肥与药起反应了。但之前已经与农户进行了沟通,告知其可能与叶面肥起反应,最终农户没说什么,十多天后再次给该农户作业。所以,在作业前,与农户进行充分的沟通,是很有必要的。

许多问题都是沟通不畅导致的,魏新安表示,农业飞防是个高风险的工作,一亩地的粮食作物可能值2000块钱,但一亩地的飞防也就收10块钱。“顶着2000块的风险,挣这10块钱,很不容易的。”魏新安说,“所以,在和农民沟通的时候,一点要先把话说在前面,包括亩数、尾款结算等,在作业之前就谈好。”

魏新安表示,植保作业除了飞手的技术必须要过关外,实地经验也十分重要,不来田间地头实地作业,很多坑没有踩过,是不会成长的。地要一亩一亩打,坑也要一个一个踩。

更多无人机行业资讯,请关注宇辰网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免费阅读。


声明:宇辰网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宇辰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宇辰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将受到宇辰网的追责
如果您觉得文章不错,请分享

关注宇辰

每周十大热门文章

喜欢就买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