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丨一飞齐俊桐 试飞基地是塑造无人机生态的尝试

来源:宇辰网 作者:彭辉 时间:2017-11-27 分享至:
[宇辰导读]无人机已经成了中国的技术名片,在国际上已经占了很高的份额,不过由于发展的太快了,好多的政策、配套跟不上,“总要有人去先做这些事。”

随着华北首家无人机专业试飞基地在天津滨海的揭牌,“专注无人机大脑的研发”的一飞,开始从一家技术驱动公司,朝着无人机生态建设者的方向迈进了重要一步。一飞关注的,不仅是自身的需要,还有上下游企业的聚集。

在目前的情势下,如何营造一个好的生态?一飞在打造飞行基地的过程中都做了些什么?作为一家技术驱动的公司,一飞对于未来又有哪些构想?

有了试飞基地不用再“躲着藏着去做实验”

 

齐俊桐一脸微笑。

在写有“泰达无人机试飞基地签约仪式”大字的桌前,作为一飞智控(天津)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一飞)董事长兼CEO,他愉快地与天津泰达科技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技集团)马杰总经理、中信海洋直升机股份有限公司天津分公司(以下简称中信海直)总经理李世栋签署三方合作协议。面对镜头,三人都笑的有些合不拢嘴。

11月20日下午,天津滨海新区第二大街57号,随着签字仪式的完成,华北首家无人机专业试飞基地正式宣告在天津滨海塘沽机场成立。

 

齐俊桐在试飞基地签约现场/图 来源宇辰网

在谈到这个华北首家无人试飞基地时,齐俊桐向宇辰网记者透露,其实在大概一年前就开始策划试飞基地的事情了,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想法,与当时无人机行业比较突出的黑飞现象有关,“无人机的发展在一年前已经规模化发展起来,量上来后,你会发现如果不合法地管控和飞行,就会造成行业的大问题,”齐俊桐说,如果出几次大的事故,对行业将会非常不利。

而在业内也存在一个尴尬的现实,因为没有合法的试飞基地,不少企业此前都是躲着藏着去做实验,在研发测试过程中,风险很高,这样的局面对于无人机企业来说其实也很难受。基于这些考量,一飞开始与科技集团一起,研究如何合理合法地试飞,后来他们就找到了塘沽机场的管理方中信海直一起合作。选择这里,齐俊桐说首先是离中心城区很近,这是区位优势,而从政策上,因为塘沽机场本身就是有人机的空域,过度到无人机相对容易,拿下试飞领域并没有当初设想的困难重重;更最直接的原因,还是几方的领导对这个事情的看法一致。

“我们三家是互补的。”齐俊桐说,科技集团是地方资源,相当于整个事情的牵头方,或者叫做资源的整合方,中信海直主要负责空域的协调,空域的管理和有人机的协调,一飞则主要负责无人机飞行前航路的规划,飞行过程中的数据定位,飞行的定位、管理和控制,以及飞行之后的数据服务提供,例如飞的是不是直,误差是多少,风差是多少等。

齐俊桐直言,这不是一个专用的试飞基地,而是一个无人机和有人机共享的机场。有人机和无人机可以从时间上分开,而不是从区域分。无人机到了这里,可以做机体的测试、控制系统的测试、挂载载荷的测试、光电吊舱、雷达等测试,以及链路的测试,“基本上和无人机相关的都可以。”一飞做这个试飞基地的初衷,与自身需要不无关系,“客观地讲,这个基地一定会为我们自己服务,”齐俊桐说,而更重要的,是希望相关的上下游企业聚集,在他看来,越是聚集,产业链越丰富,对于无人机企业的发展就会越快。“无人机现在已经成了中国的技术名片,不管是军用还是民用,在国际上已经占了很高的份额,不过由于发展的太快了,好多的政策、配套跟不上,总要有人去先做这些事。”齐俊桐说,由于在其他技术方面算走的比较快,一飞也到了去帮着行业承担起一些责任的时候。“试飞试验对于无人机研发企业,不管是做链路还是做载荷,都是催化剂和加速剂,没有这个,要么就是慢,要么就是做不出来。或者可能还会涉及到违法违规这些问题。”现在,这个不到100平方公里,高度600米的基地,可以满足绝大多数的试飞试验,对于整个华北地区的无人机产业都是一个利好的消息。

无人机对“作业”要求高但“是我们的长项”

 

在成为一飞董事长兼CEO之前,80后齐俊桐是中科院沈阳自动化研究所的领军人之一。

从2004年考入中科院沈阳自动化所,到如今,他说自己做无人机的时间已经有十几年。一飞成立两年多的时间,让他明确了自己的方向,如果说传统的无人机都是“看”为主,包括消费娱乐监控航测,那么,一飞更关注的是空中无人化作业的事情,在他看来,“作业”,或者说干活,比“看”有更广阔的市场。“娱乐是我买飞机的一瞬间创造了价值,作业是每次都在创造价值,干活是赚钱的。”但“干活”这事对技术的要求比较高,比如,跟“作业”比,“看”的时候无人机可以飞得很高,也没有障碍物,但“作业”不一样,不管是物流还是喷农药都是在低空,低空就有障碍物,而且低空还有多个飞机的配合。“干活”所涉及到的困难重重,不过,“这个是我们的长项。”

在“干活”的领域里,一飞最早进入的行业,是农业。“我们比较专注,只做控制系统,也就是飞行器的大脑,希望更多的合作伙伴用我们的大脑,研发出各种各样的机型。”齐俊桐说,农业在中国是个很复杂的行业,用于农业领域“干活”的无人机也不像消费机,一种飞行器就能满足大家的需要——它需要的东西更多,比如,在新疆可能需要的是油动大飞机,而南方可能需要电动飞机。一飞不能把所有的飞机都研发生产出来,所以就提供大脑,让合作伙伴或客户去研发更智能的系统。

 

齐俊桐发言/图 来源宇辰网

齐俊桐说,一飞是比较早把无人机从“看”向“作业”去应用的公司,在他看来,“作业”方面核心的技术有两点,一个是智能性,一个是载重量。所谓智能性就是你怎样去感受这个环境,“其实我们搞的就是空中自动驾驶,遇到障碍物怎么办,遇到人怎么办,多个飞机怎么去避开,航路怎么去规划,这些都是智能性。”而随着无人机的发展,对于载重量和续航时间的要求将会越来越高,也就是说,当它能干五公斤的活的时候,你就需要去想能不能干五十公斤的事情。

相对同行的产品,齐俊桐说一飞的优势首先在大脑,这是十几年完全自主研发累积而来的,仅可靠性现在就已经累积了超过十万个小时,尤其在农业上的大量应用。“我们是完全按照航空级的测试生产过程,希望用航空级的标准去制造无人机,而不是用航模的技术去做无人机。”

从做研究到做企业,两年多的时间里,齐俊桐说自己有了很不一样的感受。“做研究我觉得要搞的是高科技,要引领、引导、培育需求,这是做研究和研发的目的。但做企业就不仅要做好研究,还要做好产业(跟市场的关系。)”齐俊桐说,如果说做研究是做高科技的话,做产业就是做工具,也就是说,无人机是个干活的东西,它要满足需求。例如,到田间地头喷药的时候,最冷可能零下二三十度,最热可能四五十度,怎么能够保证这个飞行器还能正常的工作,在他看来这是做研究跟做产业最直接的区别。

让高科技为更多人所用,是他当时从沈阳自动化研究所出来的初衷。用他自己的话说,虽然自己的研究当时已经做得不错,国内外也比较认可,但是他自己觉得并没有做好,主要原因,是没有更好地做成一个工具,让更多的人去使用。2010他跟着去新疆随考察农业机械化,看到田间地头大量的人还戴着口罩喷药,心中对于没有把高科技变成一个工具用的意识更加强烈,“我就想自己要出来把它变成一个工具,要让更多的人去用这个东西,让它们去替代人从事危险的工作,让它规模化。”

产业聚集有利整体可靠性提升


从行业内角度看,齐俊桐说目前国内的无人机现在正在从消费向行业应用转变,或者说从“看”向“作业”转变。这其中当然也有不少问题,比如技术方面,人员的效率层面,都存在不少的问题。“比如打药,需要人去换药,需要人去调控,需要有人维修,一架飞机还需要两三个人伺候。”其次是可靠性还是不高。

再往大一点说,就是整个无人机的生态还是比较差。“由于技术问题,整个市场还没有完全打开。事实上无人机的市场太大了,远不是几家能够搞定的。”

怎么去营造一个好的生态,在他看来才是重要的事情。一飞与科技集团及中信海直联手打造试飞基地的事情,就是他所说的希望去塑造一个好的生态的尝试,“这个平台大家都能够来试飞试验,整个行业的可靠性上去了,大家才能接受和认同。如果整个行业上不去,就你水平高,那也没什么用。”在他看来,一个负面的影响对于行业很可能都会是致命打击。比如一个飞行器因为黑飞,撞上了民航,或者飞行器把人打坏或致死,对行业的影响难以估量。但现在,大家显然还没看懂这一点,不然就会越来越好、越来越聚集。尽管一两家公司的努力会起到多大作用确实难以评估,但他说总会慢慢影响到其他人,至少会影响华北周边的企业。

沿着农业,他发现其实运输也差不多一个原理,“农业是把药从田间地头运到了地里,运输就是把物品从A点运到B点,当然运输包括民用的、军用的的运输,而且我们现在还有一个技术,就是100公斤、50公斤以上载重量的无人直升机技术。”从农业到物流,未来可能还会在载人运输上面发力。尽管无人化的载人,可能还是很远的事情,但他说那将是发展方向,是技术积累到一定阶段后一个自然而然的事情。“如果已经可以非常可靠地运送一百公斤两百公斤的物品,可能就很容易地运一个人。”

成立两年多以来,一飞已经有一百多人的队伍,专注无人机大脑的研发。齐俊桐说,除了飞控,一飞还可以给客户提供数据服务,“我们可以告诉他们,哪个作业队效率是高的,跟当时的天气有关系吗,还是跟当时地块的现状有关系。”在这方面,一飞有国内最大商业无人机云平台“百思智云”,“当你有一万台无人机的时候,你可以去分析一下它们的数据,为什么有的效率高有的效率低,能不能在飞行器出故障之前就警告,早早进行维修。”

齐俊桐对于一飞的未来有着很清晰的构想:围绕着空中作业,首先扎根农业,提高可靠性,做技术驱动。在他看来,技术还没有达到大规模应用的程度时,需要先把可靠性提高,把人的效率提升,让少一点的人干活。“你要是研究农业,会发现,农业里任何一个新技术的推广,没有十年很难。植保机通过两三年就让大家有认同感,已经是非常快了。农业就是这样,几千年都不变的东西,你让农民改变不容易,但一旦改变,就是颠覆性的。”

 

 

 

更多无人机行业资讯,请关注宇辰网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免费阅读。


声明:宇辰网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宇辰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宇辰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将受到宇辰网的追责
如果您觉得文章不错,请分享

关注宇辰

每周十大热门文章

喜欢就买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