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疆创新总裁罗镇华:不追风口,做农业植保无人机不是为了赚钱

来源:腾讯科技 时间:2017-12-06 分享至:
[宇辰导读]这两年大疆有意识地放慢脚步,练内功,突进细分、定制化业务。

12月5日的2017年财富国际科技头脑风暴大会上,大疆创新科技有限公司总裁罗镇华第一批登台交流,颇受关注。大疆是全球范围内无人机及飞行影像系统的领军者,今年预计收入超过180亿,保持了多年一倍左右的增长速度。

过去五年,大疆在急剧变化的内外环境之中快速扩张。仅就员工数量而言,从2013年的千人规模扩张到了现在的12000多人。大疆在全球开设了四家直营旗舰店,并打算在更多城市开设更多。新业务和新挑战不断涌出,比如农业植保无人机和便携型、折叠无人机,都成为行业竞争热点。

对此,罗镇华告诉记者,这两年大疆有意识地放慢脚步,练内功,突进细分、定制化业务。

比如,农业植保无人机业务被很多人认为叫好不叫座。大疆在业务摸索过程中,明确了一点,“开始重心不放在利润这边。” 两个月前,大疆农业无人机销售价格上有非常大降幅。罗镇华介绍,目前农业植保机在大疆体量里面,整体营收占比较小,但社会价值巨大,植保团队不要有那么多财务压力。

就大疆而言,这是理所当然之事。大疆最早起家于一间居民楼里,由一群志同道合的年轻人一起埋头苦干出来,早先五年一直默默无闻。现在成为行业龙头,占据了无人机领域70%以上市场份额,实际上是多年坚持结果,成功秘诀并不复杂——“不追逐短期利益,不追风口”。

下面是采访对话精选——

放慢脚步练内功

腾讯科技:今年是大疆练内功的一年,可以这么说吗?

罗镇华:是。除了原来的消费级无人机以外,走了两条路。第一条,推出了更便利的无人机,体积更小,一样的功能强大稳定,用手势控制,不再用遥控器或者手机App来控制无人机。另外一条,往定制方向,走向更高端的技术集成,在行业级的应用上有比较大的投入,基本是两极化,一个普及,一个开始做行业级应用。

腾讯科技:去年100个亿,今年销售预计增长率是多少?。

罗镇华:去年是100个亿,虽然今年是调整脚步,练内功,销售最少有8成以上增长,挑战180亿不成问题。

创始人汪滔希望我们能够某种程度地把流程、质量管控做到一定程度。体量大了以后,确保品质稳定性是一件有挑战事情。

腾讯科技:为此需要更多人才,大疆欢迎哪一类人才?忠诚度或者进取心、创新程度综合考虑?

罗镇华:很多公司在快速成长的过程中,都找来很多国际上知名团队。一堆一堆的人挖进来。一堆人来了以后,因为适应问题,又一堆人走了。与其借助外部完全经验转移,我觉得应该更加关注内部员工成长的过程。

内部非常重视人才培养,我们追求的是真知灼见。每一个员工自己积极主动,发现问题的本质,趣味,从解决问题和挑战出发。

我们希望大疆的人才能够不追逐短期利益。这一点很重要。我们希望员工能够不追风口,坚持把自己的本业做好。

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大疆在国内的创新产业科技公司里面,提供了一个新可能,以往国内比较优秀的人才总是优先选择国外的科技公司职位。大疆给了这些人新的机会,许多相信中国科技公司不模仿不跟随也可以成功的年轻人,抱着一种情怀加入了大疆,相信中国的科技公司会走出一条自己的路。

腾讯科技:去年故意放慢脚步,是不是意味着在上游供应链、品控等也是成体系推进?

罗镇华:大疆体量小的时候,我们找到了一些可以高配合度的厂商。2013年开始,大疆成长加速,需求上有了不同的条件。慢慢地,原有供应商有些不能够完全地匹配。

我们在供应链上做了一番梳理,对于供应商,除了效率配合以外,也要看产能弹性。整个市场我们份额最高,全球市场份额保守来说是超过70%。我们花了很多精力做了一份梳理。过往的一些供应商如果能够随着大疆的成长,乐见其成。跟不上脚步的,我们也需要找一些新的供应商。

比如说,有一家全球的结构件制造商,拥有非常高的技术。以往大疆体量不大的时候,对成本要求不高。我们只需要它有技术含量,响应速度够快。唯快不败,快速地迭代是我们在业界能够胜出的主要原因之一。可是慢慢地,产品体量变大,成本变得非常敏感,尽管有非常好的技术,非常好的支持效率,但是它已经不能满足目前大疆整体发展状况。所以,我们现在和这家供应商的合作持续保持在打样、试做层面,而量产就寻找了别的供应商。这是一个比较典型例子。

扶植植保队发展 农业无人机可以不挣钱

腾讯科技:今年农业植保无人机是无人机品类中增长最快的一块吗?

罗镇华:农业植保无人机的需求真的是非常大。从2015年开始,大疆开始投入到植保无人机开发,2015年年底我们推出了第一款产品,2016年做了一些升级,今年马上也会有新的动作公布。以目前国内市场植保无人机市场份额来说,大疆占有了70%以上。

对于植保无人机,大疆有一些不同的想法。外界在说植保无人是叫好不叫座,产业赚不到钱。反过来说,无人机厂商在这个产业链条里是不是应该挣钱,值得商榷。确实,农业植保机的需求确实非常大,但植保服务队很多都是农村的青年创业,在商业模式摸索过程中,更多是植保服务队从产品走到实际应用,是提供服务角色。

中国是农业大国,怎么样改善我们农业的从业人口环境、提升农业竞争力,是利国利民大事。大疆在短期内不会把精力放在利益这件事情上,而是积极地培养植保队,帮助他们把商业的模式建构起来。这和国家补贴政策效用有些相同之处,符合我们大疆的企业文化,跟未来中长期战略一致。

腾讯科技:植保无人机早期有人走一种租机服务,大疆之前是售卖硬件,最后你们选择哪一种商业模式?

罗镇华:商业模式更多是使用我们产品去创业的植保队,他们的商业模式。我们很难想象,在农村留守的老农民拿着一台无人机的遥控器在那儿飞。现在在农村创办植保队,提供植保服务的都是年轻人。他们要持续发展,商业模式是必须。而且团队一定要深耕,了解农民在种植不同作物时候,不同的植保需求,比如季节因素。

我们两个月前在无人机的销售价格上有非常大降幅。希望能够让植保团队不要有那么多财务压力。毕竟目前农业植保机在大疆体量里面,整体营收占比份额比较小。我们觉得在这一部分,可以做一些特定支持。

腾讯科技:在美国大型农场,用有人的飞机喷农药,为什么与国内无人机不一样?

罗镇华:美国都是大平原上成片的农田,用农用飞机撒农药,不需要那么精准。如果用无人机喷药不见得那么经济,国内农田没有那么大。地形也是一个考量。

美国的农田常常是平原,一望无际。国内有很多农田,在高低不平的丘陵地上。这一部分的喷洒需要更多的智能技术。我们的植保无人机相对比较智能,植保队不需要一直拿着遥控器去控制它,可以提前对地形、边界进行拍照,喷洒路线根据地形数据会自动规划好。如果地形崎岖,也不是问题,我们有视觉系统,会根据作物高度,贴着它去移动。

两三年内不看好物流无人机

腾讯科技:各行各业都在谈人工智能,也有人打算无人机送货,这两块大疆什么考虑?

罗镇华:人工智能现在很热。大疆在计算机视觉上投入比较多,已经应用到产品上去了。像自动避障,这是属于人工智能,自动跟随也是人工智能。未来,我想怎么样深化这几个核心技术,集成到消费者体验的产品中,这是我们的一个课题。

第二个物流无人机。从纯技术角度来看,目前大家熟悉的多旋翼机,载重长途飞行不经济,未来两三年应该不会发展物流无人机。



更多无人机行业资讯,请关注宇辰网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免费阅读。


声明:宇辰网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宇辰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宇辰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将受到宇辰网的追责
如果您觉得文章不错,请分享

关注宇辰

每周十大热门文章

喜欢就买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