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腾测绘韩恒刚:从走到飞,我们离借“机”跨越还有多远?

来源:宇辰网 作者:张文森 时间:2018-01-10 分享至:
[宇辰导读]一幅图像胜过千言万语,想要完美既远也近。

自从无人机进入民用领域后,其应用之广,令人咋舌。正因为如此,其已成为全球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革命的热点,被各行各业所诠释。

那么,当无人机进入测绘领域,是否仍会迎来应用层面的爆发?另外,它能否成为“解放”测绘人“外业”的有力工具呢?

河南天腾测绘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韩恒刚∕图 来源河南天腾测绘

“让无人机完美的服务于测绘,既远也近。”韩恒刚,一位在工程测绘领域工作16年的“老兵”,也搭上了这趟用无人机创新、创业的顺风车。

传统测绘迎来天空生产力


初识韩恒刚是在一次展会上,他埋头忙于倒腾无人机,对一票围观的“粉丝”全然不顾。

也就在那时,宇辰网记者见识到了“天腾航空”的两款新品:区域低空大气环境监测无人机(猫头鹰)和长航时多载荷高精度测绘无人机(海东青)。

天腾航空“海东青”无人机∕图 来源河南天腾航空

据他介绍,“天腾航空”其实是河南天腾测绘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腾测绘”)的一家全资子公司。而“天腾测绘”则初创于2011年,是一家专业从事高精度空间地理信息数据采集、处理及无人机应用系统开发与服务的“国家高新技术企业”、“国家双软认证企业”。

那么,这样一位资深的测绘人,为什么会闯入无人机界呢?

“因为痛苦。”韩恒刚说。

他介绍称,自己的大学专业是地质勘探与工程测量,参加工作后,深深感受到了人工实地测量的艰辛和危险。

韩恒刚表示,测绘是工程的尖兵,从天上到地下都离不开测量,它是一个时空概念,需要用全站仪和GPS到实地一点一点的测量。而且,全野外工作、风餐露宿,即为常态。

“每一幅地图的制作、每一项工程的建设、每一条道路的修建,甚至每一条管道的铺设,背后都少不了一项专业技术——测绘,这些数据都将由测绘人用脚一步一步‘丈量’出来的。”他打趣地说,“用我们自己的话来说,‘远看像讨饭的,近看像逃难的,仔细一看是搞测绘的’。”

“测绘工作痛苦,现在想想都觉得累。”韩恒刚感慨地说,“所以,我一直在追寻一种能够替代人工进行实地测量的方式。”

时代在发展,科技在进步。军民融合的背景下,当无人机在各领域开始崭露头角时,韩恒刚认为,它也必将在测绘领域迸发出强大的生命力。

“我对无人机在测绘产业中的发展非常看好。”韩恒刚表示,根据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2016年统计的地理信息产业产值数据约为4000亿元。《2017中国地理信息产业报告》显示,中国地理信息产业继续保持较好的增长势头,根据测算,2017年中国地理信息产业总产值预计达到5180亿元。那么,据这几年年均增长速度,未来维持在20%以上的增速是没有问题的。

同时,他告诉记者,卫星遥感影像的优点毋庸赘述,但成本高昂、缺乏灵活性、清晰度有限。而传统大飞机航摄相比卫星遥感虽更加灵活,影像质量也更高,但是飞机租赁、机场管理、空域申请流程过于复杂,对云层的要求也相对较高。

“这两者的不足之处,恰恰是无人机的生存空间。”他指出,近年来,利用无人机作为飞行平台搭载各种数字化、重量轻、体积小、探测精度高的新型传感器和小型化机载设备,工作方式更灵活便捷,且能比较精准的获得中大比例尺影像,在局部信息获取上有一定优势,开始应用于各种测绘场景中。

“可以预见,这种强大、精确的数据收集功能,未来还可能颠覆谷歌之类的地图服务。”韩恒刚认为,无人机对于大数据的意义,怎么形容也不为过。

实践本身就是“天腾”的价值


“无人机进入测绘领域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特点,就是它离测绘越近,其背后相关的技术发展脉络会越来越发达。” 韩恒刚表示,目前无人机在测绘领域的适应能力已经改观了不少。

“近年来,无人机测绘产品的服务范围几乎覆盖了国民经济的各行各业。测绘学主要研究对象是地球及其表面形态。在发展过程中形成了大地测量学、摄影测量学、地形测量学、工程测量学、海洋测绘、天文测量和地图制图学等分支学科。”

韩恒刚告诉记者,利用无人机进行文物测绘、林业调查、水利勘察、地形测量、电力勘察设计、城镇规划、林业规划、农业调查、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国土资源调查、环境污染的定向分析、地质勘查等等,“天腾测绘”都有涉猎。

他进一步介绍称,从新疆的文物考古项目到上海的滩涂调查项目,从大庆的石油线路勘察设计项目到海南三亚的农业普查项目,从贵州铜仁的1:1000地形图项目到国网河南公司的电力选线项目,从山东G20改扩建项目到内蒙古的地质灾害调查项目……“天腾测绘”的技术团队已经走遍了祖国的大江南北,积累了将近50多个和无人机相关个行业应用的案例和真实的数据,也为他们后期的行业应用研发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不过,据韩恒刚称,各种测绘项目做了这么多,产品问题依然很多,但是,通过坚持不懈的努力,发现问题并设法解决问题才是“天腾测绘”存在的价值。

“无人机测绘技术的提升,其本身也是一场革命。”他说。

据资料显示,2013年,我国开始了全国第一次地理国情普查,普查于2015年结束,历时3年。普查员在这期间的工作量为每人每天核查7-8平方公里。

对此,作为测绘“老兵”的韩恒刚可以说“门清”。

据报道,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国外就开始将无人飞行器应用于测绘工程。韩恒刚表示,无人机真正在我国测绘领域被广泛应用,也就这几年的事。

“无人机是无可争辩的革命性产品,如何深度嵌入航测,解决用户需求,提供一站式解决方案,其实不容易。”韩恒刚表示,我国无人机测绘技术发展刚刚起步,很多方面还有待进一步研究。例如:建筑物在倾斜影像中几何变形、数据遮挡、数据冗余、影响匹配以及多视角影像联合平差等。

在技术革命中永当促进派


我们知道,无人机低空遥感测绘是以无人机为飞行平台,以航测遥感设备为任务设备,数据处理作为技术支撑,按照相关的管理规定及行业标准进行应用,成果的形式和精度也要满足行业的需求。

他告诉记者,应用于低空遥感测绘领域的无人机需要满足三个条件:一是任务载荷能力,也就是说无人机要带一定重量的专业级测量遥感设备;二是飞行控制精度,比如说飞行航线、飞行高度等,航偏角要在允许范围之内,否则后期的数据会很难处理;三是系统设备的环境适应性,包括在不同的地形地貌、气象等条件下的实现应用。

而且,无人机自身的技术并没有完全成熟,其痛点也是人尽皆知,例如:研发力量分散、形式封闭、内容重复;成本高、价格贵,推广困难,技术水平良莠不齐;政策法规空白多,影响健康发展。同时,无人机本身的一些瓶颈性难题还有待破解,比如“电池”,它直接决定了无人机到底能飞多远。

显然,在他眼里,现阶段的无人机产品在一定程度上来说还不能满足测绘的严苛要求。而且,目前无人机尚不能完全取代人工作业,但无人机的技术进步已经可以互相补充了。

美国国家地理空间情报局(NGA)认为:一幅图像胜过千言万语,惟有直观立体的方式才能做到赋予领导者敏锐的洞察力。

“在这一点上,我和客户之间是有共鸣的,我懂得客户所提出的要求并能够满足他们,包括研发过程和后期处理流程,我都是很清晰的。”韩恒刚表示,鉴于此,2015年“天腾航空”应运而生。

他强调,成立“天腾航空”的目的并不是为了生产无人机。

“‘天腾航空’是致力于突破我所提到的技术瓶颈,想联合产学研各层面的同仁,为一起促进无人机在测绘领域的新应用而来。”韩恒刚笑称,他是一个技术革命中的促进派。

据了解,“天腾航空”以无人机在各行业解决方案及服务应用为主项,专业从事无人机飞行控制系统、航空摄影测量软件计算机软件的开发、销售、服务,而且,已拥有了大地测量测绘、航空摄影、地理信息系统工程、工程测量等多项测量乙级资质。

此外,测绘作为一项古老的行业,分为外业测量和内业绘图。以上说的是和外业相关的内容,但别忘了测绘还有内业。而“内业”航拍获得基础影像图后,经过技术判读、处理、加工、提炼的信息才有意义。

据报道,我国测绘事业今后20年的发展思路已经明确为四句话:“构建数字中国、监测地理国情,发展壮大产业、建设测绘强国”。韩恒刚认为,地理国情是从空间角度反映一个国家自然、经济、人文状况的重要信息资源。

故而,“天腾测绘”的愿景和使命,即成为“空天地一体化”的测绘保障服务商。





 

更多无人机行业资讯,请关注宇辰网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免费阅读。

声明:宇辰网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宇辰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宇辰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将受到宇辰网的追责
如果您觉得文章不错,请分享

关注宇辰

每周十大热门文章

喜欢就买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