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丨杨炯:无人机产业十几年来的阴影面

来源:宇辰网 作者:彭辉 时间:2018-08-07 分享至:
[宇辰导读]就像你自己出去买东西,你最想知道的是产品缺陷。

 

在8月3日的“空天创客营:无人机前沿技术沙龙”上,来自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无人系统研究院工程师杨炯,现场分享了自己对于“无人机产业十几年阴影面”的认识,杨炯从业已有十八九年,因为接一些个人课题,接触到民用无人机,这期间也认识了很多在行业打拼多年的朋友,“这些年我参加了很多类似的活动,所有人都在讲正面的,但实际上就像你自己出去买东西,你最想知道的是产品缺陷。”

有关“无人机产业十几年来的阴影面”,杨炯所讲的内容主要有以下部分:

 

北航无人系统研究院工程师杨炯/图 来源宇辰网

核心技术来历不明

 

在大概五年之前,全国无人机行业都还没有现在的形势,主要原因,就是因为我们缺少核心的控制系统。

1、算法:80%来自自由意识形态

所谓核心技术,第一点要说的就是核心算法,这是所有无人机的立足根本。这些算法大部分来自是开源小组,在世界上存在很多开源飞控的项目,从那里面走出去的算法。我们的绝大部分技术,尤其是最核心的算法,都来自于全世界几十位、几百位工程师,以及几千位测试飞手辛勤的工作,这是我们一切的基础,已经有十几年的时间。这种现实说得好点是我们不用投入精力再去开发这些核心的东西,说的不好就是我们还差的很远。“这个形势非常悲观。但是现在的现实情况是这样。”杨炯说,国内好多大的企业号称自己研发算法,投了很大的精力,最后发现还不如借鉴。

2、硬件:核心全部进口

有了核心算法以后,必须有一个硬件基础来实现。但我们实际上不管是飞控,还是图传、数据传输链路、载荷,飞机上的各种核心器件、传感器,目前基本上都是进口的,就连电阻和电容这样的小东西,也以韩国货为主。现状就是,因为搞电子产业非常不容易,中国的核心芯片开发产业才刚刚起步,要做成熟应用,尤其是要上天的高可靠性应用,中国自产器件现在还没有让大家普遍接受。在面临贸易战的阶段,风险就是,我们会不会被断货?前两天日本的一款控制LED闪烁的小器件断货了,在业内搞得大家很难过,一个小器件都这样,假如说核心器件不卖给我们了,怎么办?所以,硬件这块的风险大家要面对。

3、动力:专利擦边球

动力系统上,我们很多东西实际上都是在打擦边球。动力系统最主要的是电池,但我们目前常见的电池与新兴的电池,专利都不在中国。尽管我们已经在法律层面全力保护中国的电池工业,也在竭尽全力地申请一些外围的专利,用以保护我们自己,但是我们应该知道类似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电池这种东西大家在做无人机的时候会觉得它很核心吗,不会,但是实际上当你产业化之后,会发现这是非常头疼的问题,没有专利非常难做。

4、设计:仅有的脸面

我们仅有的脸面,就是设计。现在国内新型无人机产品,在外观设计上已经在开始发力,而五年前就没有这样的光景。航空人有一个毛病,就是觉得我的飞机能飞好,这是最重要的,但是作为一个产品要卖的话,需要有卖点,比如外观,我们很高兴地看到这两年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也有一些工业设计公司加入到无人机产业中来,给行业带来很大的改观。目前从一个飞机来讲,跟产品相关的,核心部分除了外观之外,其他部分基本上掌握在外国人手里,这是很可悲的现状。

人才来源不知出处

 

1、航模运动:夹缝中生存

人才从哪来?我们无人机行业很可悲的是没有自己的专业人才,没有任何一个专业,招的学生毕业之后是专门做无人机方面的,那这些人从哪来呢,大部分是从航空爱好者来的。从中国搞奥运战略把航模运动放在很次要的位置,那以后有两代人没正经的航模运动,导致了中国现在航模运动几乎没有,平常生活里也看不见这样的人。为什么要说航模这个事情?因为航空有很多东西跟别的不一样,需要有一些你的思想、操作手法,这些东西都是从日常的点点滴滴汇总起来。一个航模爱好者长大后他所做的事情,跟半路出家的人是不一样的,航空是一种素质,不是一种技巧,不能光通过行业培训,就可以得到一个很专业的航空人才。所以,我曾经说过这句话,一个国家没有航模运动,就没有航空工业。因为航空工业需要找到链条的特殊性,从产品构思、需求、设计、生产,到销售、回收、使用,全部链条都需要具备航空素质,简单说,就是需要了解航空素质。我们目前因为没有航模运动,大部分属于航空盲的状态,这跟目前无人机行业找不到人才有很大的关系。

2、核心技术:在爱好者手中

跟无人机相关的技术不光是一个单一的程序,不光是画一个结构图,还需要所有的东西有机结合在一起。所以必须是你自己玩过,有喜好才行。目前来看,各个搞核心技术的无人机企业,核心人员一定是航空爱好者。这不光是中国,在全世界各个大的航空企业都是很正常的现象,比如说像NASA、苏霍伊、达索,他们的很多工程师工都是玩航模长大,甚至是开飞机长大的,他们的条件相对我们要好。所以,我们目前要找核心技术的人才,需要到爱好者当中找。

3、专业资质:驾照不等于上路

驾照不等于上路,这是个常识,拿到驾照后还需要更长时间的练习,需要在路上刮蹭以后才能不断成熟。飞机也是一样,需要你自己去飞、去装、去调,需要你摔机、炸机、需要你在烈日下飞行、作业,这样你才能逐渐的成为业内人士,才能了解这个行业。所以,专业资质是入门的必备手段,但是它并不代表你可以上路。

4、职业培训:师资等于零

这些年一些高职学校开了无人机专业,但是很可悲的是,因为之前国家航模运动的式微,师资情况基本等于零,我们没有专业的教师队伍来培训无人机人才。这跟前面几条是相呼应的,因为我们没有这样的人才,所以我们更没有这样的老师。所以,中国航空工业还是非常初级的状态。各位要创业,首先面临的是人才的缺失,如果找到这样的人才,一定要珍惜。

生产销售不知去向

 

这是目前国内所有已经在卖无人机产品企业普遍的状态。

1、玩具娱乐:买买买,懒得管

很多无人机企业把飞机卖出去之后,不对它的性能、功能甚至飞行范围做任何的限制,因为怕影响销量。但实际上无人机这样的产品是有一定危险性的,首先无人机本身会伤人,第二是无人机飞到一些敏感的地方,会造成信息丢失,这种问题企业是不愿意面对的。我们国家现在还没有强制手段去管理这件事情,这就造成了很多的问题,包括这两年一会这里有无人机干扰事件,一会那里无人机扰航,引起很大的反响。造成这样的情况,很多时候其实就是企业的态度造成的,如果企业有这样的意识,或这样的素质去管理,事情就不会搞成这个样子。

2、工业产品:落灰的脸面

很多大企业需要用无人机替代工人工作,比如巡线,但是目前国内工业化产品还不成熟,且无人机价格又下下来,因为成本本身就很高。所以这些单位在采购的时候很多作为固定资产处理,飞机摔掉之后他们没有办法处理,于是就变成一个落灰的脸面,领导参观的时候,我们有无人机作业,新闻媒体报道的时候,我们在开展无人机作业活动,实际上背后该怎么做还怎样做,甚至用玩具来代替专业的飞行器作业,这都是常见的状态。这是我们现在工业产品的现状,以落灰的脸面为主,这也是我们的工业产品之所以没法普及的很大的问题。

3、原料供应:捎带给你点,但是要带我飞

当无人机企业寻找原料供应商的时候,因为你量起不来,要的太少,所有供应商的态度都是一样的,就是生产原料可以捎带卖给你一点,但你不能定制。去年我们植保行业在欢呼,说中国作业的植保机超过了一万架了,这个数量看起来还是不错的。但我告诉你一个事情,就是现在在深圳大规模生产一个产品,起定量是10万台,也就是说全中国的植保无人机的量需要10个订单,就这样也已经让全行业欢呼了。所以你想想工业无人机还处在什么样的地位——非常非常初级的地位。我们知道手机都是几百万台上千万台地卖,甚至上亿台,无人机全国卖了一万台,大家都在欢呼。所以很多对口无人机供应物料的公司,他们的主要目的其实是用无人机企业,来提升自己的形象,而并不是给你供货。

4、物料采购:乙方是大爷

在无人机行业,谁能加工谁是大爷,谁能提供材料,谁是大爷。

飞行控制一切到地

 

什么叫一切到底?我们国家的空管是怎么管的,划分空域是从天上做一个圆柱体,直接到地上,天上有多大的空域,地上就有多大。这样很科学吗?肯定不科学。欧洲的划分是一个锥形,就是地下空间很小的面积,越往高空越大。这就体现了我们一切倒地的管理思路。

1、空管法律:难以出台

到现在为止,我们实行的还是“暂行规定”(《轻小型民用无人机系统运行暂行规定》),但是“暂行规定”在很多地区也是不能用的,比如说北京就不能用。从3年前,每一次开大会,空域管理都会严格一次,现在在北京市基本上六环之内,任何飞行器都是违法的。

2、反制设备:防君子不防小人

那些反制设备能反制的原因就是可以干扰链路影响飞机降落,但实际上链路被干扰的时候,无人机降落或者悬停的功能是由无人机自己设定的,如果不设定这样的功能,就不会作出这样的反应。为什么叫防君子不防小人呢,就是我设定好让你干扰我,我会返回去,如果我设定好就是要搞事的,你干扰我也不行。去年有一个无人机反制设备大比武,搞完之后,所有的反无人机厂家都安静了,以前的宣传在这之后都看不见了,结果大家可想而知。所以,目前没有很好的反制手段。俄罗斯最近叙利亚打仗的时候反制无人机,靠的两个办法,第一破解无人机指令,控制降落。第二,拿导弹打击。我们在城市上空能这么做吗?不可能,你破解了无人机,让它降落,它会造成危害,你拿导弹打它,更不可能了。所以,我认为无人机反制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目前所有的产品基本上没有绝对的效果。

3、空管执行:基本靠自觉

目前无人机航空素质普遍不足,对无人机危害性认识不足。

4、黑飞行为:无可奈何

无人机公司要生存,要出产品,就要试飞,黑飞是大家默认的,也就是能够找到什么时间黑飞。所以,在飞机空管这块有很长的路要走。空管不是让大家不要飞,是管理好了之后,让大家去飞。

天使投资有去无回

 

1、2015年第一场雪:2018年冷

无人机在国内发展十几年之后,迎来了第一场雪,就像冬天的小麦迎来了雪,大家觉得我们终于可以想做的事情,到现在该怎样还是怎样,该出不来的企业,依然出不来。所以,并没有造成的很大的改观,也没有造成第二个第三个大疆那样的企业。所以,2018年回归平静,才发现2015年是一个泡沫。

2、疯狂后的灾难:全面失控

2015年我们消耗了太多的专利、消耗了太多的人,消耗了太多的热情,如何退出是很大的问题,这些东西造成了我们现在行业的失控现状。

3、投资的赌注:空中楼阁

我们要认清现状,国内我前面讲过的事情,核心技术没有,人才没有,这些都没有,整机厂是一个空中楼阁,对他们进行投资的话,并不能带来很好的效率。现在我们的精力应该更多的放在飞机的配套上,应该去抓基础工业,让无人机配套产业先起飞,这样无人机整机厂起来才有自己的实力、空间,没有配套,整机无从谈起。

4、投资的命门:我坚持不了太久

这是我看到的无人机行业的普遍现象,热钱、短期,无人机看起来很简单,但是依然是航空工业,只要是航空工业,就没有短期效益,它是一个长线,必须要坚持,因为你要等人才成长起来,这个企业才能成熟,才能拿得出东西。

 

 

 

 

 

 

 

更多无人机行业资讯,请关注宇辰网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免费阅读。

声明:宇辰网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宇辰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宇辰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将受到宇辰网的追责
如果您觉得文章不错,请分享

关注宇辰

每周十大热门文章

喜欢就买

推荐